欢迎来到 lol总决赛下注!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解放时刻 安徽》:挺进蚌埠!向江淮进军!

发布时间: 2020-10-13【返回列表】

雕刻

1946年,中原突围,拉开了解放战争的序幕。解放战争中频繁决战的主战场,如淮海战役、渡河战役,大都在安徽。正是有了这些战斗,英勇的安徽人民与人民解放军合作,浴血奋战,一场接一场,迎来了安徽的解放。

整理安徽解放70年前,从1947年10月到1949年9月,历时近两年;

从空间上看,主要分为皖北解放和皖南解放。

红色图像

学习党史,不要忘记你的首创精神!铸造信念,逐梦!为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传承红色基因,中国-合肥在线微信人推出“红色形象”栏目《解放时刻 安徽》系列。让我们顺着历史的脉络,收集不能忘记的历史片段,重温安徽那些激动人心的解放时刻。

本期我们推出

蚌埠是淮海战役南战场边缘的重要大都市,国民党重兵把守。

随着1949年1月10日淮海战役的顺利完成,淮河沿岸最大的大都市蚌埠成为解放军南下的第一目标,蚌埠解放指日可待。

在此之前,蚌埠市几个独立的中共秘密组织在江淮区委的统一指导下,为迎接他们进行了大量的准备工作。

1949年1月20日,蚌埠人接收解放军入城。

采取预防措施迎接黎明

“虽然小规模冲突频繁,但总的来说,蚌埠还是比较安静和解放的,大都市的设施没有受到严重破坏。

蚌埠市委党史地方志研究室副主任郭兆东在接受采访时说,“为了迎接解放,蚌埠的秘密党组织已经做好了准备。蚌埠要平稳无声地解放

得益于党内党外的秘密组织。"

淮海战役的胜利动摇了国民党在长江以北统治的基础,使国民党第六兵团的李延年部和蚌埠市的第八兵团的刘汝明部一整天都无法生存。

而在蚌埠市,由康善贤、李振友、朱柏力、韩、等领导的中共五大秘密组织,则充满了胜利的希望。

在中共江淮区委、蚌埠工作委员会(东南军务处)的指导下,广泛收集情报,发动群众深入开展护厂护城斗争,为解放军入城、蚌埠解放做准备。其中以李振友为首的秘密党组织发动搬运工,设法将国民党军队准备运输或出售的汽油、点子、水泵、杀虫粉等重要物资幸存下来;李振友、朱柏理在他们的带领下,联合中国共产党的两个秘密组织,组成了一支以工人为主体的自卫队“蚌埠人民自卫队”,覆盖宝兴、新丰面粉厂、码头、重点书库、铁路、车站、邮政、电信等重要公共场所和设施的宁静。他们戴着臂章日夜巡逻,轮流守卫工厂和市政设施,尽量减少国民党军队破坏造成的损失。

1949年3月3日,蚌埠人民召开会议,庆祝蚌埠解放,发动全市人民阵线支持

另外,

中共秘密党员陈向普

乐城争取国民党蚌埠警察局司法科科长田经纬放弃暗票;

中共秘密党员潘

利用进入国民党军事特务持有的《商报》报纸的便利,将国民党军队的熟人、机关和重要设施的位置绘制成示意图,通过秘密交通线送到中共江淮区委;国民党军队被发现逃跑时,

吴华、陈金龙等中共秘密成员

手臂有生命危险

他们乐于为电灯厂的有影响的人物而战,并秘密地与工人们进行了一系列巧妙的斗争,使被国民党军队列为重点破坏工具的电灯厂在解放第三天就立即被掩盖起来并供电。中共江淮区委指导曹迪秋曾给予充分肯定:“石家庄解放以来,这么多大都市,这是第一个这么快就发电的!”这当然是后话了。

这些都为蚌埠的解放铺平了道路。

在城门处全面追击敌人

淮海战役消灭了55.5万国民党军队,解放了淮河以北广大地区。1949年1月10日,淮海战役胜利结束,军事重镇蚌埠解放在即。

当时淮河两岸局势紧张。解放军即将喝马长江,把剑指向江南,完成“把革命坚持到底”的使命。

驻扎在蚌埠的国民党军第六兵团李延年部就像热锅上的蚂蚁,唯恐成为炮灰。

“明知‘守河守淮’无望,却不敢坚守。”郭兆东说,当时国民党驻军在加固南岸防御工事的同时,强迫民船封锁淮河交通。“其实那只是为了给自己勇气。”

今天在向阳路淮河公路桥下,我们看到蚌埠宝兴面粉厂旧址前来往的车辆。据郭兆东介绍,70年前的宝兴面粉厂是国民党刘汝明兵团的总部。“鉴于蚌埠的重要战略地位,国民党不断加强军事力量。

特别是1948年12月3日淮海战役第二阶段,蒋纬国还带着“方上剑”来到蚌埠宝兴面粉厂。

催促刘汝明、李延年兵团出兵,正在推进可称为“王牌”的第二战车团参战,试图解救被解放军困在双栈区的史蒂文黄兵团。

中共蚌埠市委委员(1949年秋,左起):委员李振友、代市长倪柏年、委员王宇、书记张、委员康善贤。

虽然敌我军事力量和装备差距很大,但英勇的解放军各部门与敌人浴血奋战了12天12夜,粉碎了他们增援史蒂文黄兵团的计划。

这样,1948年12月30日,蒋介石不得不命令第六兵团的李延年部和第八兵团的刘汝明部守淮河,长江以北的其余部队撤退到长江以南。"

驻扎在皖北和蚌埠周边的国民党军队开始南逃。华东野战军前委分析敌我形势后,认为国民党军在江淮和解放军之间没有“资本”。于是,在顾问陈世举的统一指挥下,六、七、八、十三纵队和渡河先遣纵队一路日夜兼程,准备渡过淮河,向南追击全线。

顺势解放蚌埠

国民党军虽然在路的尽头,但是蚌埠的国民党军第六兵团李延年部第九十六军、第九十九军还是有一定战斗力的。

为了赢得最后的战斗,华东野战军全面部署进攻蚌埠。

“它不仅被部署成从西南、正南和东南形成包围的局面,而且作为正面进攻任务部署的小组已经到达蚌埠北部。如果发现守敌已经逃跑,会迅速进入蚌埠,配合江淮军区派出的军管。会维护城市的秩序;为了阻挡可能得到蓟县和合肥北援的国民党军队,还部署了一个预备队。”郭兆东说。

国民党国防部顾问主任顾见形势不妙,命令。

当队伍最终离开蚌埠时,为了阻止解放军南下,炸毁了淮河铁路桥

"虽然情况已知,但敌人仍不愿意输。"郭兆东说,守城的国民党军队,弃城而逃,途中返回五河,但战败已定。抢劫发生时,他们与当地人民武装力量作战,被几个人打死打伤后逃往南方。五河宣告解放。在怀远,国民党县长龙跃鼓励士兵在逃跑前进行疯狂抢劫。

1月17日下午,怀远当地人民武装在占领景山、老西门等有利地形后,开始向市区进攻。守城的国民党军队,不敢继续战斗,蜂拥而至,夺取船只,逃到淮河南岸,怀远宣布解放。

至此,蚌埠地区淮河以北的所有城乡都获得了新生。

19日经过一天的战斗,蚌埠西南线宣告解放。

根据中国人民解放军档案馆第三野战军司令部《1949年进军江淮作战条记》等史料记载,负责正面进攻的第八纵队于1月18日逼近蚌埠。同一天,经华东军区批准成立的蚌埠军区委员会,得知淮河铁桥被炸、驻蚌埠的国民党军队南逃后,立即赶到淮河北岸的小蚌埠郭家窝、马援,并发布向蚌埠市推进的通知。

1月19日晚,在中共蚌埠秘密组织和田的支持下,蚌埠市代理副市长、市公安局代理局长等。解放蚌埠的先头部队进城,夺取了宝兴、新丰面粉公司的制高点。

20日凌晨4点,占领蚌埠市。

另一方面,江淮军区支队也通过山香寺渡过淮河,抢劫火车站,从国民党军96军141师残部中俘虏六七十人,市区内所有重要场所和制高点如派出所、电话局、银行、栈、站、码头等都被解放军控制。

至此,蚌埠全境解放,历史翻开了新的一页。

蚌埠大一第一天

蚌埠解放留下的形象就是要用骨头打动人。

1932年出生,原蚌埠铁路医院职工

孙,一位老人,淮海战役第一线的卫生工作者,蚌埠解放的见证人

她对解放军夜间渡过淮河进入蚌埠市印象深刻。据老人回忆,“队伍夜间行军,天特别冷,还下着雨。士兵们的棉衣都被雨淋透了。我冷得不停地发抖。是同志们一路鼓励顺利过河。”也对孙说道:

国民党队为了阻挡我军,在撤退时炸毁了淮河上唯一的一座桥。赶工的是当地的老李。只花了三天时间搭建了一座木桥,让团队过河。

过了河,天已经亮了。”我转头看着刚刚经过的浮桥,深感震惊。气势磅礴的大队伍走在老利民三天搭建的桥上。桥面很宽。我们队分成三个纵队。两边都是兵,中间大车是运料的。”

1949年1月20日,注定是蚌埠人难忘的一天。

清晨,无数市民自发涌向莫莫头,排队迎接解放军进城。

88岁的赵通(音译)回忆起70年前中国人民解放军进驻这座城市的情景时,仍然激动不已。同年赵住在蚌埠小南山附近。1月19日深夜,躲在屋里的人早早就睡了。同年,十几岁的赵(音译)偷偷溜出家门,想在屋外开一家地铺。突然,他发现街上来来往往的士兵穿着不同。第二天早上,当有人打开门时,他们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士兵们正在街道两边的屋檐下睡觉。他们把背包靠在墙上,靠在背包上,手里紧紧握着武器。

“直到珏之后我们才知道,为了不惊动熟睡的黎民百姓,士兵们在进入t

随同军队入城的新华社记者甄武“1月20日在蚌埠”发来的通讯,真实地记录了这一珍贵的历史时刻:“清晨的暮色中,解放军第一辆大轿车驶入蚌埠市,路灯没有熄灭,市民聚集在街头。他们被困在我们周围,向江匪询问和讲述他们逃跑时犯下的纵火和抢劫罪行,以及摧毁蚌埠淮河大桥的罪行。我给他们讲了一些解放军的政策。在伪中国农民银行大楼的楼顶上,看起来像是闽北最大的商业港口的全景。宝兴面粉厂的烟囱高高竖起,红太阳从淮水升起,河上的帆在飞。大一开学第一天。”

地址:上海市青浦区华浦路号600号4号楼一层 电话:021-616480022 邮箱:admin@www.jianfengvr.com 邮编:201500
Copyright ©2019 上海火狐体育汽车工程有限公司沪ICP备1797号 技术支持:快帮云